趙學而

趙學而

趙學而

我自小學五年級已開始戴眼鏡,同學仔成日叫我做四眼妹中學就開始戴CON, 眼睛常常感到非常乾及唔舒服。尤其是依家拍劇開工開到三更半夜,好疲倦,有時侯甚至唔除CON就睡覺。因為有五百幾度近視,我又好鍾意游水,唔戴CON又看不清事物,所以只好戴住CON游水,令到眼睛紅晒。

手術當日一D都唔驚,因為個心只諗著做完手術後所有的好處:例如半夜起床唔駛矇查查搵眼鏡,唔駛日日洗CON,又可以慳番D買藥水錢等等,真係由心笑出來。
手術後第二日,起身一跳落床就去照鏡,望得好清楚,好開心。當我預備去街的時候又竟然慣性咁去取CON來戴,後來諗下點解對眼睇得咁清楚,就諗到我以後都唔需要靠眼鏡,非常開心。手術非常成功,而家我係零度,我好多謝香港激光矯視中心的醫生及醫護人員的照顧。